打印

[未删节全本] 【我的妈妈是冷艳总经理】【1-8完结】作者:夜惊单于(naluen)

点此感谢支持作者!本贴共获得感谢 X 30

【我的妈妈是冷艳总经理】【1-8完结】作者:夜惊单于(naluen)

  书名:我的妈妈是冷艳总经理
  作者:夜惊单于(naluen)

  予人玫瑰,手留余香,你的红心就是对【TXT文学打包区】最大的支持!

  排版:色中色大叔
  色中色·TXT文学打包区收集制作http://www.sexinsex.net/forum/forumdisplay.php?fid=402更多小说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情色作品尽在色中色·TXT文学打包区!

  内容简介:

  昏暗的日光穿过满是污渍的窗户,洒在陈破的桌案上。狭小的厨房里一个中年女人和一个半大的孩子正在忙碌地准备晚餐。穿着校服的男孩子蹲在地上,小心地摘掉青菜上坏掉的部分。
  “伢子,不要摘了。坏的也没什么,炒完了妈妈吃。”中年女人关上水龙头,回头摸着男孩子糟乱的头发,温柔地说道。女子眼角已有浅浅的鱼尾纹,多年的劳累使得乌黑的头发里早早掺入了银丝,微微凸起的小腹和渐渐下垂的乳房被麻袋式的半身裙笼罩,只有眉眼间才能看出这个女人年轻时的风韵。
  男孩子不安地扭了扭头,甩开了母亲的抚摸,继续专注在手中的青菜。
  女人的嘴角露出浅浅的苦笑,一时间陷入了沉默。只有蒸锅的铝皮盖子在蒸汽中上下跳动,发出哒哒的声音。
  男孩终于摘完了蔬菜,一扭头出了闷热的厨房。厨房里传出锅铲碰撞的嘈杂声音,不多久,女人就拿出一盘炒青菜和一碗刚刚蒸好的米饭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。女人敲了敲儿子屋子的门,声音却像进了黑洞,半晌都没有反应。
  女人叹了口气,拢了下耳边的头发。“伢子,饭在这你自己吃,我去医院看看你爸爸。回来以后还要上课,要是丽华他们先来了,你就先把妈妈桌子上的那套卷子发给他们,你们一起先做。妈妈一会就回来。”
  女人贴着门缝递进去一句话,门里依旧是一片沉默。她只好转身离去,免得耽误了晚上的补课。

[ 本帖最后由 11love214 于 2018-10-14 00:00 编辑 ]
附件: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

点此感谢支持作者!本贴共获得感谢 X 30
TOP

内容节选:
  “王大夫,您行行好,下周学生的补课费我收着,马上就来把住院费补上。”
  中年女子正站在住院医师办公桌的对面苦苦哀求。
  “木樨,不是我不想帮你,但是说好了这周交的,你每次都拖着,院长那我也不好交代呀。这医院也不是我家开的,我也是被逼无奈呀。”医生的眼角沉沉地搭落下来,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。
  “王大夫,都是我不好,但是伢子他要交学费了。校长已经看在我的面子上减免了一半了,还拖了小半年,再不交的话我怕是连工作都保不住了。”
  “唉,你说你何必呢。一个女人家家的这么要强。算了,院长那我去说吧,下周必须交了,要不我也没办法了。木樨,你也别怪我多事,有些事勉强不了的。
  你把字签了,带着伢子好好过日子吧。老王这个样子,走了未必不是解脱。“医生合上桌上的钢笔,站起身来小声说道。
  “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好,但是伢子他爸的命只要还能吊一天,我就算累死也要保住。”
  两人转身出了办公室,朝着走廊另一边的院长室走去。而在他们身后,护士站的值班护士正在窃窃私语。
  “啧啧,要说这孙木樨也是歹命。当年嫁给他家老王的时候多风光,一个厂长助理,一个特级教师,也算是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。结果一撞,全没了。现在你看她,哪有当年厂里一枝花的影子喽。”
  “这都是命,所以说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……”小护士的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护士长冷冰冰地站在自己面前。
  “哟,闲着了?有时间说别人的小话了?”护士长穿着平底鞋依然比小护士高出半个头,居高临下地看着两个护士,冷冰冰的脸上似乎结了霜。
  小护士偷偷瞄着护士长的脸色,大气都不敢喘。护士长冷哼了一声,转身回去了病区。
  半个小时后,孙木樨千恩万谢地出了院长室,被在外面等候多时的护士长一把拽住,拉近了楼梯间。太阳最后的余晖也几乎沉入了夜幕,日光灯发出嗡嗡的声响和惨白的光影,把两个女人的影子在墨绿色的马赛克地砖上拉的老长。
  “元元,谢谢……”孙木樨在熟人面前终于露出了疲惫的神情,半倚在墙上,丝毫不顾及衣服蹭上了白灰。
  “咱姐妹俩不说这个,我知道你一会还得去补课,我也不多耽误你。我就想问问,你上次说的机会是什么?我知道你缺钱,可你也别让别人骗了。”护士长摆摆手,示意无所谓。
  “这个机会真的挺好的,是上面的人帮我争取到的。老王他们原来的厂长不是去市里当那个什么招商局的局长了么,最近市里拉到了一个很大的制药集团的投资。听说还是家外国公司,叫r
  “你这就是瞎犹豫。这么好的机会你不赶紧抓住,到时候一万个人抢破头。
  你看看你们娘俩这日子过得,天天萝卜白菜,伢子都快瘦成干了。你在外面多赚点,伢子在这边也能过得好点,你身上的压力也会小很多。“
  “你说得对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可是我今晚跟伢子一说,他就跟我生气了,到现在都不理我。”孙木樨的眼神中流露出独属于母亲的无奈。
  “孩子毕竟还小,很多事情他想不明白也很正常,以后的有的是时间慢慢跟他解释。但是这个机会你一定要先抓住。”护士长握住了孙木樨的手,看着她的眼睛诚恳地说道。
  “我再想想吧。我先赶紧回去。”孙木樨逃避着闺蜜的目光,转身下了楼梯。
  只剩下护士长凝视着墙壁,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  一周后。
  一个巨大的旅行箱两侧紧紧地顶在走廊墙壁两侧,我负气地看着看着妈妈站在门口。
  “伢子,妈妈要走了,你不抱抱妈妈么?”
  虽然心里对于妈妈离开的事情还是有诸多的不情愿,但这一周随着妈妈的耐心劝说,我也几乎体谅了她的苦衷。只是心里的那道坎还是很难释怀。我走上前去,隔着巨大的旅行箱抱着妈妈,妈妈把我的头枕在她柔软的乳房上,轻轻抚摸着我的后背。只是因为旅行箱实在太大,我们的拥抱其实只能算若即若离。门外传来了嘀嘀的喇叭声,是那家公司特别派来接妈妈的车。妈妈放开我,亲了一下我的额头。
  “伢子,妈妈走了。妈妈不在家你要好好照顾自己,记得按时吃饭。”
  “嗯,妈妈,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在这一刻,我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预感,我应该拦住妈妈。可是,哎,我真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。
  妈妈温柔地看了我一眼,就像要把我的样子烙在脑子里一样。她没有回复我,只是轻轻地对我摆手作别,就一个人提着行李箱出去了。
  我急忙跑到阳台窗前,看到一个中年大叔帮着妈妈把行李塞进后备箱,就拉着妈妈坐着那辆很高级的车走了。我远远地挥了挥手,目送着妈妈的离去。
  妈妈不在的日子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艰难,妈妈走了家里冷清下来,我索性住在了学校。只有周末的时候,会跟着在医院当护士的尚阿姨去看看爸爸,顺便去她家打牙祭。学校里,之前妈妈班主任的位置被原来隔壁班的数学老师接了下来。妈妈在学校的人缘很好,她的同事们都很照顾我。而我,就如同所有我这个年纪的孩子一样,只觉得日子很长但时间却很短。只有教室里的那台座钟沉默地记录着生活的脚步。
 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了快一个月,我一蹦一跳地走在这条熟悉又陌生的道路上。街边的景色与记忆中并无出入,可我还是觉得莫名的兴奋,脚步也不由地轻快起来。穿过阴暗的弄堂,还没掏出钥匙,我就闻到了屋子里传出熟悉的菜香。
  我迫不及待地打开门,看到了屋子里摆着一双崭新的女士皮鞋,黑色的漆皮被收拾的光滑油亮,可见主人对它的爱惜。我脱了鞋就直奔厨房,终于看见了久违的妈妈。这一刻,只有所有的不解与埋怨都化作了眼泪汹涌而出,我从背后紧紧抱住了妈妈。妈妈也转过身子,轻轻抚摸我的后背。“伢子,你是大男孩子了,不要老是哭啦”,妈妈打趣我道。我抬起头,看着那熟悉的脸庞,眼泪却又止不住了。妈妈和刚刚离开的时候一点变化都没有,只是衣服换成了干练的职业装,不过粗糙的手感证明那不过是一身样子货。我突然有点心疼,妈妈已经多久没有买过新衣服啦。
  “对了,伢子,妈妈给你带了礼物。”妈妈拽着我的手,进了客厅。从一个被打开的旅行包里撤出两件球衣样式的半袖衬衫。“伢子,怎么样,喜欢么?你不是喜欢打球么,以前你每次都只能穿那件旧汗衫,我看你跟同学打球的时候都少了。这两件可以市里大商场新上的,你穿出去肯定好看。快换上让妈妈看看。”
  我看着印着23号标志的亮黄色球衣,心里只觉得激动又内疚,“妈,没事,我不打球跟衣服没关系的。这不是快中考了么,我想专心学习。你一个人在市里工作,你多照顾自己,多给自己买点好吃的,好穿的。我在家自己怎么都好的。”
  “我家伢子知道心疼妈妈啦,真是长大了。妈没事,那家公司提供住宿和食堂,工资也高。你不用担心钱的事情。伢子,你在家最近怎么样呀?有没有什么事?”妈妈拉着我坐在床边,细细地问我在学校的表现。大概是听到我在学校的表现挺自立的,妈妈的脸上也一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只是说道尚阿姨带我吃饭的时候被教训了两嘴,大意就是虽然尚阿姨是好心,但是断不能随便占人家的便宜,妈妈塞给我两张淡绿色的五十元钞票,说是让我下次见到尚阿姨的时候悄悄留在她家里。
 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,晚上我和妈妈一起去看望爸爸。我似乎隐隐约约地听到王叔叔和妈妈说起什么,妈妈听完以后脸色很差,在家里只匆匆呆了一晚就赶回了市里。我有点失望,但看到书包里的新球衣又隐隐有点兴奋,对于妈妈的选择我也渐渐支持起来。

TOP
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18-12-11 07:51